梦碎“暑假和国庆档”后,越来越多的旅游人开始选择“江湖不见”

  经历了2020的亏多多之后,旅游业再次遭遇了2021年的惨兮兮。

  梦碎“”暑假和国庆档之后,越来越多的旅游人开始选择“江湖不见”,旅游业的苦日子何时才是个头呢?

  去年,赚到钱的旅游企业很少

  受疫情的影响,去年赚钱的旅游企业不多,有超过95%的旅游企业处于亏损的状态,“活下去”成了旅游业最被广泛提及的一个词。

  被暂停了近两年的出入境游经营者自不必说,十个有九个都是血亏的。那些以国内游为主的旅游企业一样是赚的少,赔的多。

  老海就是众多没有赚到钱的旅游从业者中的一个,去年年底,老海让会计拢了一下账,除去房租、员工工资和其他杂七杂八的费用之外,2020年,老海总共赔了近150万。

  其实,早在年初老海已经做好了赔钱的准备。照老海的话说,旅游业都这样了,赔钱是自然的,不赔钱那才叫意外。

  只是,老海没想到竟然会赔这么多。150万在老海所处的二线城市,可以买到一套百十平的小三房了。

  除了心疼亏掉的150万外,更令老海揪心的是,明年,旅游业会不会有所好转,会不会再赔掉一套房。

  今年,能活下来的旅游企业更少

  老海的担心,在新年的开局便得到了印证,旅游业的新年第一炮哑了,被旅游从业者给予厚望的春节游,随着各地复发的疫情提前宣告谢幕。

  面对提前夭折的春节旅游旺季,老海心里甚至还产生了一些小小的庆幸,因为早在12月初,他便停止了公司的春节游产品推广计划,要不然,又要赔进去十几万。

  老海躲过了一劫,在郑州做旅游的彤姐却没那么幸运,彤姐是郑州的一家旅游供应商,主要经营云南、海南、贵州线路。

  6月初,各地的疫情相对还是比较稳定的,不少地区已经连续好几个月没有本土病例的出现,包括彤姐所在的郑州和附近的洛阳,也已经连续九个多月没有本土病例了。

  跟彤姐合作多年的云南和贵州的地接社和酒店,也多次到郑州做推介,多重行业复苏的迹象让彤姐信心满满。

  在经过了近一个月的筹备、推广营销之后,彤姐不仅没有迎来想象中的暑假旺季,反而等来了七月的洪水和八九月的疫情。

  在处理完所有退订之后,彤姐整个人显得憔悴了许多。这一年,对于彤姐这样的旅游人来说,真的是太难了!

  越来越多的旅游人选择江湖不见

  旅游业的“暑假梦”破碎之后,越来越多的旅游人开始对旅游业,尤其是旅行社表示生无可恋,开始选择江湖不见。

  其实旅游业的“逃离潮”,早在去年冬天就已经开始出现,那时候国内游尚未恢复,不少等不到希望的旅游从业者,被动或者主动失业,最终选择了离开旅游业。

  刘玫便是其中的一个,刘玫所在的是一家主要经营出境游的旅行社,公司熬到11月底,坚持了5个多月的老板表示再也扛不住了。

  于是,刘玫成了万千失业旅游人中的一员,好在刘玫年轻,找个工作并不是个难事。

  现在的刘玫在一家网络公司从事行政工作,虽然工资不高,倒也比较清闲。

  离开旅游业的刘玫,偶尔也会关注一下旅游业的形势,刘玫发现原来做旅游的一些朋友,在朋友圈里发旅游广告的越来越少了。

  旅游业的苦日子何时是个头?

  真不知道,今年旅游业的困境,又要难倒多少旅游企业,又要吓退多少旅游从业者。

  没有那一个行业会像旅游业一样,被疫情影响的如此大,如此深远。从一个季节熬到另一个季节,从一个年初熬到另一个年初,旅游业的苦日子何时是个头?

  当前能让人们对旅游还抱有希望的,恐怕就是疫苗的接种率能够早日达到80%,从而实现群体免疫。

  但对于旅游从业者来说,无论明年国内游能否好转,注定是一个比今年更加难熬的年份。因为随着后疫情时代的到来,旅游业的竞争将会越来越激烈。

  疫情的变化,社会经济的变化,人们消费观念的变化,旅游营销的变化,旅游行业转型升级的变化……

  这些变化对于经历了一年至暗时刻的旅游企业和从业者来说,会让更多人无所事从,更加有心无力。

  或许,几年以后在回过头来,我们会发现,打败旅游人的其实并不是疫情,而是这个急速变革的时代,疫情只不过是一支助推剂罢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熊猫旅游网 » 梦碎“暑假和国庆档”后,越来越多的旅游人开始选择“江湖不见”

分享到: 生成海报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