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故事的泡泡玛特,如何讲好主题公园的故事?

  近日,泡泡玛特注册成立北京泡泡玛特乐园管理有限公司,业务涵盖游乐园、游艺娱乐活动等。今年3月,泡泡玛特创始人王宁曾公开表示,计划逐步发展主题公园以及内容业务。而在泡泡玛特跨界背后,或许也隐藏着潮玩行业的深层“焦虑”。

  泡泡玛特成立乐园管理公司

  8月23日,据天眼查信息,北京泡泡玛特文化创意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泡泡玛特”)于近日成立北京泡泡玛特乐园管理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000万元,业务范围涵盖城市公园管理、游乐园、游艺娱乐活动等,由泡泡玛特100%持股。

  子公司成立后,泡泡玛特的“主题公园梦”或宣告正式向前迈进。据报道,今年3月,泡泡玛特创始人王宁曾在分析师会议上表示,公司计划逐步发展主题公园以及内容业务,还有可能涉足游戏板块。

  谈及主题公园,IP无疑是核心要素之一。同样,IP也是泡泡玛特的业务核心。截至去年6月30日,泡泡玛特共运营93个IP,其中包括Molly、Dimoo等12个自有IP,以及PUCKY、The Monsters等25个独家 IP。而泡泡玛特赴港上市的目的之一,便是扩大IP库。

  不过,在主题公园IP概念背后,支撑IP发展的则是“故事”。长期以来,故事始终是如迪士尼乐园、环球影城等主题公园吸引客流、更新内容的不二法门。但与各大主题公园相反的是,泡泡玛特只有IP,“没有”故事。

  未米传媒创始人马东表示,他曾希望帮泡泡玛特写一个故事,但最终被王宁拒绝了。王宁拒绝的理由很简单:“Hello Kitty没有故事。”马东想了想,也回过了神:“举个例子,孙悟空是一个从故事里来的形象,无论外表设计如何,都不影响我们对孙悟空这个形象的理解。而我们不需要Molly有故事,我们只需要它的形象,这是一种精神的寄托。可能两个人看到同一个Molly,但感受却未必一样。有的形象是从故事里来的,但有的形象注定不会有故事。”

  室内游乐园会是出路吗?

  眼下,“没有故事”的泡泡玛特成立了乐园管理公司,又将如何讲述主题公园的故事?

  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少峰认为,当前泡泡玛特最适合的模式为小型室内游乐园。“泡泡玛特如果要跨界主题公园,首先需要使用自己的IP,其次规模应比较小、以室内为主,并且还需要做很多体验场景,例如剧本杀、游戏等类似的内容。此外他们还可以通过IP来寻找合作伙伴。”陈少峰表示,“但如果目标体量更大,那就需要做更多内容,泡泡玛特现有的IP肯定不够丰富。”

  据2020年年报,泡泡玛特去年共销售超过5000万只潮玩,实现收益25.13亿元,同比增长49.3%;公司拥有人应占年内溢利5.24亿元,同比增长16%。然而,主要盲盒IP Molly的收入却同比下滑21.73%至3.57亿元。取而代之的,是泡泡玛特旗下另一IP DIMOO收入的快速增长214.98%至3.15亿元。

  根据泡泡玛特旗下各IP销售情况的起落,或许也不难理解泡泡玛特的“焦虑”。有分析指出,潮玩品牌要对市场保持高度敏感。然而,在瞬息变化的潮流玩具市场中,谁都难以保证自己将永远成为潮流的制造者和领头羊。另一方面,围绕泡泡玛特盲盒的舆论争议也未曾停止。截至今日收盘,泡泡玛特股价报51.25港元/股,总市值718.49亿港元,较上市之初的千亿市值缩水约35%。

  在提出进军主题公园之际,王宁还同时表示,希望市场未来将逐渐不再认为泡泡玛特仅是潮玩以及盲盒公司,并希望潮玩收入占比在业务优化后将逐步下降。作为“去潮玩化”的策略之一,泡泡玛特的乐园故事,才刚刚开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熊猫旅游网 » “没有”故事的泡泡玛特,如何讲好主题公园的故事?

分享到: 生成海报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