畏游如虎:评国家标准GB/T39736-2020

  *本文转载自 虎说八道

  这两天在学习国家标准GB/T39736-2020《国家公园总体规划技术规范》,收获很大,与此同时,也有四点意见与建议。

  ——两个理论基础——

  提供的建议与意见是基于如下两个理论基础:一是习近平总书记在吉林查干湖自然保护区关于“生态保护与生态旅游相得益彰”和在武夷山国家公园关于“生态保护、绿色发展、改善民生”等两山理论精神;二是基于地理学生态环境区域差异性和因地制宜制策施策的科学原理。

  —— 四点建议 ——

  第一点,标准5.1.2产业情况调查

  产业情况调查,建议加上旅游产业状况。大家没必要捂住耳朵就认为不存在声音,国家公园里面的现状产业,地球人都知道,除了农林牧渔电矿之外,旅游业是当地社区最重要的部门。

  第二点,标准6.2.1.2 核心保护区人为活动

  “核心保护区原则上禁止人为活动…禁止其他活动和人员进入。”这一条不科学、不现实。

  先说不科学,“人为活动”应该包括历史上的人为活动(文化遗产的创造途径)和今天及今后的人为活动(核心保护区自然和文化景观的欣赏权),一刀切规定禁止人为活动不科学。

  不科学的第一个角度,在中国,几乎所有国家公园都有历史上长期形成的文化沉积(本人博士论文题目《中国山地景区文化沉积研究》),国家公园核心保护区保留下来大量不可移动文化遗产和原住民作为载体的非物质文化要素,它们属于国家公园之所以能够成立和必须加以保护的对象之一。

  比如说,武夷山国家公园核心保护区范围内的桐木关村所产正山小种红茶,是远至英国皇室都深深影响的活态文化遗产,武夷山国家公园管理目标之一就应该包括武夷红茶这一保护任务。

  不科学的第二个角度,某些类型的自然保护区或国家公园,人为活动是保护对象赖以生存的地理条件之一,例如保护界人人皆知的秦岭朱鹮与农民种植水稻的关系。

  不科学的第三个角度,是基于地理学的区域差异理论。不同区域(纬度、海拔、降水量、有效积温)、不同保护对象(季节性候鸟、岩石地貌、高生物生产量的热带雨林与特别脆弱的高寒干旱生境)、不同类型的游憩活动(摄影、观鸟、观鲸与大众旅游),核心保护区能不能进入、什么时候进、进多少,其间的差异非常巨大,管理措施要求非常细致。决不能大笔一挥,禁止人为活动。

  再说不现实,不现实的第一个角度,中国目前在列的200多处国家级风景名胜区的规划管理经验证明,美国的上百处国家公园管理与规划实践也证明,核心景区游客(访客)的进入,在切实保障生态安全的前提下,进入是深受社区和访客欢迎的,任何违背大多数国民的文化游憩接触自然要求的法律、规范都会变成一纸空文。

  不现实的第二个角度是核心保护区内穿越的线性文化遗产活化利用的需要。还是以秦岭保护区为例,古代中国关中平原上建立的周秦汉唐所有伟大的时代,中央与西南地区的联系都要通过秦岭深处的秦蜀古道来沟通。我多次向国家发改委和文化旅游部建议,逐步启动包括秦蜀古道在内的国家线性文化遗产的徒步游径(national trails)规划建设,而且秦蜀古道本身也已列入国家文物局申报世遗计划。将来会有许多历史步道需要穿越国家公园核心保护区。

  一个法律、一项行政法规、一个规划规范,如果你希望有尊严、有严肃性、被所有利益相关者所接受,本身首先要讲科学,考虑到可实施。记得前不久国家林草局局长改口了:国家公园核心区不是无人区。

  第三点,标准6.2.2.5 科教游憩区功能规划

  科教游憩区功能规划,竟然不提接待设施规划内容。根据上述地理区域差异性原则,科教游憩区可能位于核心保护区,也有可能布局于一般控制区,更可能设立于入口社区。中共中央关于十四五规划建议,国务院关于十四五旅游业发展规划,都明确提出十四五末建设一批世界级旅游区和度假区,建设一批国家级旅游休闲城市。这些目标很多时候就与国家公园科教游憩区的旅游功能配套密切相关。观察全球,很多高等级度假设施都选址于国家公园入口社区。作为国家公园规划指南,忽视旅游接待设施规划设计,说远了是没有落实两山理论,说近了是自断财路。

  第四点,标准9.2 产业引导

  如前面提到的武夷山国家公园最需要引导的产业是旅游产业。但9.2产业引导几条,丝毫不提旅游业怎么发展。也属于掩耳盗铃和道德洁癖。把习大大讲的相得益彰加进去,就会接地气的多。

  最后,再强调一遍,遵循习大大在武夷山国家公园讲的话,国家公园要严格保护生态环境,适度发展生态旅游。把握好这一点,我们就没必要在国家公园提旅色变、畏游如虎了,完全可以在国家公园提旅游问题。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熊猫旅游网 » 畏游如虎:评国家标准GB/T39736-2020

分享到: 生成海报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