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小时的归园田居,都市男女的“密室逃脱”

  *本文转载自 都市文旅研究院

  过去的一年,被打工人朝九晚五快节奏生活和疫情封锁支配的年轻人开始尝试挣脱钢筋水泥般城市的枷锁。山系生活、精致露营、Vanlife(房车旅行)、深潭野钓,新农人计划,成了他们对田园牧歌式生活的寄托。他们已然蠢蠢欲动,想要去可以自在大口呼吸的地方。

  成年人的世界谈何容易,想回到“田园”只作一种逃避。

  乡村成为都市人的“寻梦入口”

  “清晨阳光里小区门口的烧饼铺、临街的蔬果店,五金店,文化街上晒太阳的老人……”;早春乐事集摊主Inner Garden主理人xin回忆起那时候的虹口区就觉得它是一个写满老故事的地方,像城又像村。早春乐事集第15回选在了四川北路的今潮8弄。

  打着“全球化下的在地生活 ”的口号,早春在追赶尖端潮流的主题市集中独树一帜。市集分土地餐桌、地方风物 、手作温度 、海派生活四个内容板块,不定期在以上海为中心的长三角地区举办以市集为主的各种线上线下活动,探索一种城乡之间创造交流和分享的在地社群生活。

  伴随着2021年开始出圈的“露营”“市集”等旅行方式的兴起,城市中的一部分年轻人开始在市集里寻找“旧故事”和“乡土气息”,慢慢地又带动着人们主动向乡村流动。

  为何会流动?在我们看来,原因有二:一是环境的代入感。被困在钢筋水泥里的人,对低密度、大空间、绿色的生活有着更加强烈的诉求。二是内心的沉淀。城市躁动下的年轻人,苦于高强度机械重复的生活,正在有意识地找寻记忆里的农耕文化。市集将泥土的气息带来城市,在浮华躁动的城市人心中埋下了一颗回到乡野的种子。

  而另一方面,《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明确提出要进一步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接续推动脱贫地区发展和乡村全面振兴,壮大乡村旅游特色产业,提升乡村旅游服务品质。文旅部还表示,未来将进一步丰富乡村旅游文化内涵,打造乡村旅游品牌体系。

  中国旅游研究院和巨量引擎城市研究院也在聚焦乡村振兴,据他们联合发布的 《文化赋能旅游,旅游振兴乡村-域见中国·2021年文旅行业专题报告》显示,2021年1-5月,乡村游客规模累计达到86653.7万人次,较2020年同比增长55.5%。

  都市人寻找新度假地的需求和乡村发展自身的经济需求高度吻合,这是最好的时代,乡村成为疫情后旅游的另一浪潮。

  一条抖音引发的出走

  短视频电商激发了更多城市人去往乡村的意愿。远处晚霞染红了天空和湖面,有人劈柴生火,有人弹吉他,有人在摆弄天文望远镜,天幕下的长桌上摆满了精致的杯盘碗碟和各种酒水饮料,再配上几声悠远绵长的吉他小调,坐在格子间里的白领瞬间像是被把住了命门,心早已飞向了远方。

  没有人不为了李子柒心动,短短几分钟的视频完完整整地还原了农村的日常生活,春耕秋收,鸡鸣暮鼓 ,和睦淳朴的邻里关系,生态绿色的美食创作,让不少人把四川绵阳划分为自己的旅游目的地。无独有偶,因为摄影师偶然拍摄的几十秒视频走红的丁真让四川理塘走进了大众视野;其他更多的诸如篁岭晒秋,武功山云海,张家界天门山……一条短视频带火一家店、一条路、一个景区甚至一座城市的案例屡见不鲜,俨然成了旅游市场的“种草机”。

  对未知疫情的恐惧或多或少限制了都市人前行的脚步,以前可能会订下最近一班航班就出发的背包客,现在会看着各地的防控公告发愁。2-3小时车程能到达的城市周边,具备高品质的旅游目的地成为他们的目标首选。北上广深这样的城市表现尤为明显,这些城市近郊的乡村度假产品较为丰富,2小时交通圈已发展聚合成乡村休闲度假旅游带。

  距离景德镇20公里的浮梁县寒溪村,“艺术在浮梁2021”秋季展上演了一场与大地的交流。展览在“地方·对话”的主题下,着重展示“向乡村、向城市”的思考。本应放置于知名建筑师操刀的场馆中的一个个艺术品,如今散落在乡野间,成为村民生活的一部分。土地和艺术的反差感吸引了大量的艺术爱好者,艺术家和策展人,成为了艺术乡建的典范。

  “我们宁愿土得掉渣,也不要俗不可耐”,五条人如是说。试想一下,听完一场音乐节出来,看见的就是大片无人的芦苇地。能在一望无际的草坡上搭个帐篷看夕阳,能在夜幕降临之时酣畅淋漓地放声高歌。乡村音乐节刺激浪漫的氛围感袭来,谁还说乡村俗不可耐?

  都市人对乡村的新需求更多的则是身体上离开日常生活的地方,换个空间刺激他们的新鲜感。几小时惬意的田园生活,或许就是人们在报表和当季新款包包的双重挤压下,参与的一场由都市消费文化催生的“密室逃脱”——乡间的阳光和微风,打开一个全新世界。

  互为理想型的乡村和城市

  乡村人向往城市,城市人希望回归乡村。

  什么人最想来一场说走就走的乡村游?——生活在都市重压之下的城市新中产们。滤镜下真实的乡村生活什么样?也许我们能从魔性背景音乐中张同学给我们呈现的真实农人生活里窥见冰山一角。但现代的乡村旅游早已超越了原始的农家乐形式,开始向观光、休闲、度假复合型转变。

  如今,以「柴米多」,「放语空」等为代表的乡村旅行项目开辟了一种新型的生活方式,他们将都市人的理想带到乡村,分享可持续环保知识、农人和土地的故事,以及有趣的、诗性的、文艺的生活方式。“后乡村文化”的本质是都市需求的乡村表达——即将艺术、多元、潮流等理想化形态的都市生活场景移植在空旷的田野上的田园综合体上。第一批迎接这种变化的当然是大城市周边乡村——可以短时间自驾抵达,可以接近自然,具备度假属性,积极调整自身的产品结构, 通过政府统筹,企业参与,艺创介入等方式,进行符合市场需求的蝶变。

  其中艺术振兴乡村成为都市人下沉农村后最普遍的适用模式,“追新”又“念旧”的年轻人一批批涌向先锋潮流艺术与传统民俗文化交织的乡村艺术小镇。建筑师、艺术设计师、主理人开始联合起来,以大自然为背景,以整座村庄为依托,试图通过艺术展览的形式让当地文化“潮”起来,传达出独有的生活方式理念。广为人知的日本越后妻有大地艺术节就曾以“大地这间巨大的美术馆”为吸引力带动了周边110个村落的发展,艺术正以超出自身的意义,回馈给这片大地更多无以名状的惊喜。

  不单是艺术,多元化空间形态和特色民俗活动体验也成了乡文旅综合体的标配。乡村音乐生活节、非遗+乡创手工市集和地域特色美食市集……这种自由时尚又带有乡野气息像是为都市人量身定做般的特色活动体验,更是让“城里人”对此津津乐道,风起云涌。

  正如诞生于大理的生活方式品牌「柴米多」一直秉持着“从农场到餐桌”的乡村文化,将柴米多农场开拓到餐厅、线下农夫市集、供销社、特色民宿、乃至城市体验店一样,农人和土地的故事,文艺诗性的生活方式,一直都是都市人向往慢享生活的精神追求。而在桐庐,富春江慢生活体验区的青龙坞,风雨筑已从城市走向乡村,打造了一个集文化艺术装置、展览、乡村梯田舞台、新型民宿、社区公共空间等于一体的乡宿文创综合体——「放语空」,也是乡村振兴与文旅结合的一次宝贵实践。

  依托于城市发展的乡村正变得越来越潮,发出炽热的光芒,闪烁在都市男女黯淡的生活中,人们向往乡村,反而一点都不令人惊讶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熊猫旅游网 » 两小时的归园田居,都市男女的“密室逃脱”

分享到: 生成海报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