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员潮来了,我还是先干旅游吧

  *本文转载自 旅界

裁员潮来了

滴滴曝出全线业务即将裁员20%的消息前,葛凌薇一直觉得老公鲍栩泽的工作“还行”,员工手中股票虽然大幅缩水,但收入不算低,“毕竟是大厂头部平台,希望抗抗就过去了。”

 昨天,葛凌薇把“滴滴裁员”的推文转给鲍栩泽,微信那边显示了几分钟的“正在输入中”,然后她收到一个“哭笑”的表情,和一段简短的回复,“没来得及和你说,已经通知我了…”

  葛凌薇在一家酒管集团任职开发工作,年初正在思量离职,“完成业绩越来越难,现在加盟商又越来越精…”。

  她和鲍栩泽商量了几次都没有下定决心,现在老公即将失业,葛凌薇不敢动了,“没有新的下家,还是求稳吧。”

2022年第二个月,曝出裁员消息的并非仅仅是滴滴,在线教育、房地产、娱乐圈、互联网大厂、直播带货乃至国足,几乎国内所有最赚钱的行业都相继陷入裁员、降薪传闻。

日前,河南大型开发商建业集团发布公告,宣布从五级管理调整为三级管理,直接取消业务集团和大区两级。随后有媒体曝出,建业集团缩量过冬,优化编制数量(裁员)61%,集团只剩下400多人。

 教育领域的头部企业新东方日子也不好过,预期去年6个月净亏8至9亿美元,已终止K9业务并辞退员工6万人,裁员比例超过50%。

上周六下午,小米集团也再出“裁员”传闻。而且这一次,有人干脆在职场社交平台脉脉上,建起了名为 #传小米裁员10% 的热门话题标签。

除此之外,美菜网、叮咚买菜等互联网企业也相继爆出裁员。 近一年多来,来自开发商、互联网大厂、教育机构的裁员消息,早已令人审美疲劳。

  上自百度、阿里、腾讯、京东,下到近年来快速新兴的拼多多、字节跳动、快手、滴滴。只要最后没裁到自己头上,多数人已经是懒得理会。 有企业明目张胆,也有企业遮遮掩掩,虎年裁员俨然成为了一种愈演愈烈的趋势。 反倒是滴滴这种去年就陷入“下架风波”的企业今天才传出裁员消息成了一件挺让人意外的事情。

  保住该死的工作

裁员的痛,旅游人当然懂。

旅游业被疫情偷走的这两年,每一名从业者都有一种力不从心的无力感,保住这份该死的工作是很多人的共同心愿。

与大厂、开发商、教育机构们不同,旅游企业已经度过了裁员高峰期。

凌栩易是一家上市旅企的品牌部负责人,他经历了2020年疫情初期公司几个业务部门解散时的心惊肉跳。

他向旅界透露,“现在还留在公司的只有两种人,要么有点能力,在公司有免死金牌,要么出去,也找不到工作,好死不如赖活着。” 凌栩易认为自己是后一种人,他是985本硕+管培生出身,工作6年多,从普通专员卷到经理级,混得不算差。 今年年除,没有领到年终奖,他想动一动,一边找猎头推荐,一边主动出击,把市面上在招的岗位面了一圈。

  重回人才市场后,他才意识到找工作的残酷。

  结果给了他沉重一击,各个求职app上投出去的简历无疾而终,熟人内推同样不了了之,有个岗位好不容易闯到终面,到手的offer却被莫名冻编。

凌栩易也想过转行,可其他行业给的工资远低于之前水平。 还有HR直白地告诉他:“你的工作经历和我们不太相符。”

凌栩易和前同事聊天,待业三四个月的大有人在。在家待久了,有些人甚至变得有些抑郁。除了面试以外,基本不出门。 一名前同事在小红书上记录自己的失业日常,没想到竟积累了上万粉丝,大家都是难兄难弟,在评论区抱团取暖,分享求职攻略。 凌栩易也考虑过全职做自媒体,不过长期输出太烧脑,辞职番是作品中为数不多的爆款。看看前同事的现状,他暂时打消了跳槽的念头。

事实上,旅游人不想换工作的原因千千万,在很多人看来,2022年是最艰难的一年,但也可能是未来最好的一年。 而对当下旅游人而言,“裁员”、“公司破产”都是经常聊到的话题,大家对此习以为常。 如今,其实旅游人最怕的不是裁员,而是被裁后找不到下一份工作与积攒多年的人脉尽失。 葛凌薇没有辞职的重要原因是,“干酒店开发时间长了,朋友圈、人脉资源都是这个产业链上的,换别的怕也不适应,万一过一两年酒旅行业复苏了呢,我这些资源就算废了。”

  不敢跳船

在二十四节气中,大寒之后必是立春,年年如此。 可对旅游人来说,冬天难熬,春天有机会吗?

旅游业最难的日子里,2022年,在线旅游企业携程成为一家被全网羡慕的公司。

日前,#携程将推出3+2工作模式#冲上了热搜,从3月起,携程允许其员工在每周三、周五在家远程办公。 在一场携程创始人梁建章的线上采访中,一名忘记关麦的携程员工对孩子关切道,“英语读完了没?”被群访媒体们戏称为,“企业员工亲身示范在家混合办公。”

  这场梁建章发起的混合工作制倡导在互联网、旅游业均引发热议,更多网友则“关心“如何才能悄悄地让自己的老板看到携程这场办公领域的革命。”

  携程方面透露,这次全面推广“3+2”工作制,将覆盖该集团全部员工(约3万人),不分男女、不分值岗、不做薪资调整。

梁建章称,设立新工作制度的目的,既是疫情防控所需,更为缓解员工照顾家庭、带孩子的压力,最好能促进社会生育率的提升。 头部公司的阳春白雪之外,大部分旅游企业开春业务回暖之前,足够“精简”的人员配备早已捉襟见肘,这个时候裁员反而成为一件不那么寻常的事情。

一家去年屡次传出重组新闻的头部旅行社员工李希澈习惯了每天被事情推着走,他称,“在岗位一天就把一天的事情做好,毕竟去年出了这么多状况,大家确实应该是心态上还是会有一些变化。”

李希澈一边做好自己的工作,一边充电,准备读个在职MBA。 与李希澈有同样想法的还有凌栩易,他说到:“现在反而不着急跳了,市场上对于旅游行业出来的杀价太惨了”。 当站在行业的拐点,看看其他行业的日子并不好过太多,大部分上船前会点泳姿的,哪怕是以狗刨这种姿势也不敢轻易跳船了。

2022开年,有人看见尘埃,有人看见星辰。 据国家药监局官网消息,2月11日,国家药监局进行应急审评审批,附条件批准辉瑞公司新冠病毒治疗口服药物,云南、河南、上海数省也已经陆续恢复了跨省游,此后A股旅游板块开始了7天的疯狂上涨。 葛凌薇安慰过老公后,又踏上了拜访客户的路上,她希望对方不要过于执着“近距离开店写入合同”这件事,否则这个月业绩又要泡汤了。

在酒旅行业颇为动荡的今天,很多人明白这个行业的光辉在一点点消散,但入行前很多人其实也清楚,这本来也不是一门遍地捞金的行业,如今更需要保持冷静。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熊猫旅游网 » 裁员潮来了,我还是先干旅游吧

分享到: 生成海报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