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旅游上市公司没有退路

  2021年,对旅游上市公司而言,依然是难熬的一年。反复出现的局部疫情,让旅游上市公司要随时做好冰封预案。但同样在这一年,旅游上市公司并未停止脚步。

  2021年由鄂旅股份拟登陆主板上市开启,随即而来的是君亭酒店成功过会。就在旅游资本市场为之欢呼的同时,在港交所上市不足两年的开元酒店私有化退市,三度上市的恐龙园再度折戟A股。但这并未能打击旅游公司上市的信心,远在新疆的燕海九州进入备案辅导期,携程港交所二次上市,全球最大的免税集团中国中免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请,承载省级旅游集团IPO梦的陕西旅游也更新招股书。

  时间来到2021年下半场,更名为大湾区文旅的中国文旅集团“四进宫”,再度向港交所递表上市;扬州户外用品商金泉旅游也向主板发起上市申请。开局顺利的下半场随即遭遇滑铁卢,虽然中国中免通过港交所聆讯,但被按下上市暂停键;酝酿半年之久国内两大出境龙头旅游企业凯撒与众信合并大戏,最终分道扬镳;备受关注的海南呀诺达创业板上市申请也被撤回。

  2021年,有所动作的旅游(拟)上市公司多半时间在上市与受阻之间进退,更多的旅游上市公司以沉默的方式无声的承受着疫情带来的重压。

  鄂旅股份拟主板上市

  2021年1月8日,湖北省鄂旅投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鄂旅股份”)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申报材料已正式获证监会受理。自2017年10月,鄂旅股份挂牌新三板,到2019年1月,鄂旅股份告别新三板。在2020年4-8月,鄂旅股份完成上市辅导。

  经过连续的业务调整,鄂旅股份已形成依托恩施大峡谷景区(5A)客运索道业务和景区内游客转运业务、九宫山景区(4A)云中湖索道业务和大洪山景区(4A)景区内游客转运业务的格局。

  在鄂旅股份的三个景区中,有两个是风景名胜区,即九宫山风景名胜区和大洪山风景名胜区。因此,上述两个风景名胜区的门票收入不得计入拟鄂旅股份上市主体部分。鄂旅股份通过获取特许经营权的方式分别取得九宫山风景名胜区索道运营三十年期限和大洪山风景名胜区景区内客运四十年期限。对于鄂旅股份处理风景区名胜区的方式,或可成为今后类似景区IPO企业行之有效的借鉴方式。

  本次鄂旅股份上市拟募集约3.78亿元,分别用于恩施清江红花峡客运索道建设项目(0.87亿元)和恩施大峡谷女儿湖景区客运索道建设项目(2.91亿元)。

  鄂旅股份所在的恩施苗族自治州是湖北省唯一享受国家西部大开发政策的地区,因此在税收和上市方面,享有绿色通道的优势。

  君亭酒店创业板成功过会

  2021年2月8日,据创业板上市委2021年第11次审议会议结果公告显示:浙江君亭酒店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君亭酒店”)等在内的四家公司均通过深交所创业板审核,成功过会,也使其成为2021年首家在国内资本市场上市的旅游企业。

  君亭酒店及其相关品牌自2007年被创立,2009年与南都集团控股的君澜酒店实现整合,2015年通过管理层收购(MBO)的方式实现独立运营并完成股改,2016年挂牌新三板,2019年完成上市辅导,同年递交上市材料并获受理。2021年5月,君亭酒店完成上市注册。

  本次,君亭酒店拟募集3.44亿元,主要用于中高端酒店设计开发项目(3.24亿元)和综合管理平台建设项目(0.20亿元)。

  私有化退市的开元酒店

  2021年2月5日,开元酒店(01158.HK)与要约人Kunpeng Asia Limited发布联合公告称,开元酒店私有化要约收购先决条件已获达成。

  在此前的1月20日,开元酒店(01158.HK)与要约人Kunpeng Asia Limited发布联合公告称,开元酒店收到由鸥翎投资(Ocean Link)牵头,联合红杉中国(Sequoia China)组成的收购财团发出的私有化要约,收购财团合计出资约15.11亿港元(合计约为人民币12.61亿元)用于开元酒店私有化。

  据公告披露,开元酒店在私有化实施、且认购期权交割完成后,要约人Kunpeng Asia Limited将持有开元酒店42.40%股份,鸥翎铂卉、携程香港的持股比例保持不变,分别为1.31%和5.30%。与此同时,同程艺龙(00780.HK)将退出开元酒店。

  私有化后,邀约人(鸥翎投资和红杉中国)、携程香港(基石投资者之一)、鸥翎铂卉、NC Hotels Investment(泛大西洋私募股权集团持有部分股权)以及OC Hotels(江天一是其唯一董事)将合计持有开元酒店66.99%的股份。作为原大股东的陈氏集团(开元旅业直接持有)持股比例将由44.88%下降为28.21%。与陈氏创始人相关联的谦和祺聚、开瑞世祺将不再持有开元酒店股份。

  私有化完成后,开元酒店将不再由陈氏集团掌控,已经是实际意义上的携程所有。携程香港作为当初开元酒店上市的基石投资者之一,如今开元酒店因港交所交易流动性低,估值偏低,一定程度上为私有化退市提前布好了局。至此,鸥翎投资联合红杉中国以12.61亿元人民币的代价,将开元酒店经营多年的500多家中高端酒店收入囊中。酒旅作为携程的起家业务之一,拿下开元酒店对携程进一步掌握中高端酒店市场资源具有重要意义。

  恐龙园再度折戟上市

  2021年2月10日,深交所决定终止对恐龙园文化旅游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恐龙园)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审核。

  恐龙园原拟在深交所创业板发行股份不超过5870万股,拟募集资金5.72亿元,其中,1.24亿元用于恐龙科普研学基地建设项目,1.53亿元用于中华恐龙园夜间精品旅游体验项目,1.24亿元用于中华恐龙园沉浸式场景体验项目,6130万元用于文科融合创意技术研发中心项目,5430万元用于恐龙IP提升及文创开发项目,5500万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项目。

  恐龙园曾分别于2016年、2017年两次申请上市,两次均铩羽而归。此次是近4年来,恐龙园第三次IPO失败。值得关注的是在这次申请IPO之前,恐龙园以8880万元现金引入中信旅游集团有限公司,并成为恐龙园的第四大股东,募集资金将被用于“模块化产品”的投资。

  对于此次终止IPO的原因,恐龙园在其公告中称,“受新冠疫情影响,2020年公司主题公园业务遭受较大冲击,经营业绩较上年出现较大幅度下滑。经过审慎研究,公司决定暂缓推进上市进程,终止本次上市工作并向深交所申请撤回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的申请文件。”

  周边游与民宿市场有新故事,燕海旅游拟上市

  2021年的春节假期旅游市场,再度让城市周边游火热了一把。

  在此背景下,对从事周边游和民宿业务且正处于上市辅导期的燕海旅游而言,无疑获得了极佳的发展窗口。但仅靠周边游和民宿被追捧的窗口期,远不足以支撑起燕海旅游IPO梦。

  显然,燕海旅游是有备而来。2016年,燕海旅游引入国海创新资本、西安产业投资基金、长城嘉信和宝聚昌投资等四家资本;2017年,注册地由北京迁入新疆,2019年,再度获川旅和途牛入资。资本使燕海旅游业务得以规模化,是上市的基础;迁址新疆则是燕海旅游蓄谋三年上市最关键的一步,获得证监会绿色通道支持。

  2020年8月31日,燕海旅游与申万宏源签署上市辅导协议;10月16日,燕海旅游向新疆证监局递交辅导备案材料。同月19日,新疆证监局发放受理通知书,燕海旅游正式进入辅导期。2021年1月14日,申万宏源披露燕海旅游完成第一期辅导相关情况;同年6月底,完成新一期辅导。

  疫情常态化背景下,城市周边游与民宿市场成为最快复苏的旅游细分市场,也成为燕海旅游IPO最大看点。燕海旅游可谓占尽周边游与民宿快速恢复与发展的天时“窗口期”,享受证监会对新疆“即报即审、审过即发”政策的地利,以及新希望、途牛、国海创新资本等资本的加持的人和。

  携程港交所二次上市

  2021年4月6日,携程通过港交所聆讯,摩根大通、中金以及高盛共同组成携程上市保荐团队。至此,携程即将成为继2020年9月,华住集团-S(01179.HK)后又一家在港交所上市的“中概股”旅游企业。

  截至2021年2月底,百度以持有携程11.5%股份,成为单一最大股东,Pzena Investment Management, LLC持股为6.6%,T.ROWE PRICE ASSOCIATES, INC.持股为6.2%,MIH Internet SEA Private Limited持股为5.5%,摩根士丹利持股为5.4%。此外,所有董事及管理人员(作为整体)合计持有携程6.7%股份,其中,梁建章和孙洁分别持有携程3.1%和1.7%股份。

  此番携程港交所二次上市,发行价为268港元,募资净额为83.3亿港元。2018年3月,国内资本市场掀起一股包括中概股、H股等在内的海外上市优秀互联网公司借道CDR(Chinese Depository Receipt 中国存托凭证)回归A股的浪潮。其中,网传首批8家入围CDR名单企业分别为:BATJ(百度、阿里、腾讯、京东)、携程、微博、网易以及香港上市的舜宇光学。

  如今,上述8家上市公司,均已(含原在港上市的舜宇光学和腾讯)实现在港二次上市。

  中国中免H股上市按下暂停键

  2021年6月25日晚,中国旅游集团中免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中免”)向港交所提交上市招股书,中金公司和瑞银集团作为联席保荐人。11月22日,港交所文件显示,中国中免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

  12月3日,中国中免决定暂缓本次H股发行上市,其公开解释为:目前,受新冠肺炎疫情等因素的影响,全球经济受到较大冲击,资本市场持续低迷,公司经过慎重考虑,决定暂缓本次H股发行上市的进程,后续安排视市场情况确定。

  经历近四十年发展,中国中免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旅游零售运营商。据相关资料显示,按照零售销售额计算,中国中免的全球排名在过去10年不断提升,从2010年排名的第19名提升到2015年第12名、2019年进一步升至第四,及于2020年位列全球第一。

  在中国中免194间免税店中,包括126间口岸免税店、5间海南离岛免税店、9间市内免税店(含5家国内,4家海外)和54间其他门店(含2间邮轮免税店、2间机上免税店、41间外轮供应店和9间有税店)。

  承载省级旅游集团IPO梦的陕西旅游

  2021年6月18日,投资670亿元,国内最大欢乐谷西安欢乐谷开业。此举,进一步加剧了陕西文旅市场的竞争。

  此前,华侨城曾试图一举吞并曲江文旅,但此举并未获得当地政府的同意。反而促成西安市政府将西旅集团划归给曲江管委,造成曲江管委同时拥有了西安旅游、西安饮食和曲江文旅三家旅游上市公司的局面。

  这也使得西安旅游市场原本被西旅集团、陕旅集团、曲江文投三分的局面,变成陕旅集团和曲江管委二虎相搏。

  2021年6月24日,陕西旅游文化产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陕西旅游”)更新了招股书。

  2020年1月初,中信夹层(上海)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中信夹层”)将所持陕西旅游45.10%的股份,分别作价5.02亿元和2.53亿元转让给宁波枫文(23.83%)、杭州国廷(7.17%)和成都川商贰号(15.10%),宣告中信夹层正式退出陕西旅游。

  同年11月,在经过华泰证券为期一年左右的上市辅导后,陕西旅游完成上市辅导工作,并于年底正式向证监会递交招股书。

  陕西旅游走向上市之路是多方资本共同运作的必然结果。同时,也可以填补作为地方省级旅游集团没有上市公司的空白。

  中国文旅集团“四进宫”,更名为大湾区文旅

  2021年10月22日,中国文旅集团再次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这是继2020年4月17日、10月23日和2021年4月23日,中国文旅集团第四次向港交所递表上市。

  此次中国文旅集团已经更名为大湾区文旅康居股份有限公司。对于更名原因,其解释为:为顺应公司发展需要以及大湾区一体化发展趋势。

  大湾区文旅的业务由:度假物业和文化旅游两部分组成。其中,度假业务占据核心地位。2020年,销售度假业务为8.48亿元,占比87.7%;文化旅游业务收入1.19亿元,占比12.3%。

  截至本次股票发行前,第一大股东Rich Planet持股30%,其中Rich Planet股份分别由谭嘉伟(中国文旅集团副主席,系谭文超之子)、卓时(陈凯君女士及其儿子通过CKJ信托持有)、蔡宏江及许清彬拥有36%、24%、20%及20%;单一最大股东为中国奥园旗下的悦景,持股28%;赵文炜、谭嘉伟、林锦堂通过旗下公司,持股比例分别为:27.5%、10%、4.5%。

  金泉旅游申请主板上市

  2021年11月3日,扬州金泉旅游用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泉旅游”)向证监会递交上市申请,拟在上交所主板上市。金泉旅游主要从事户外用品的研发、设计、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为帐篷、睡袋、户外服装及背包等户外产品。

  户外产品与旅游、体育等产业关联密切。有多项旅游、体育产业方面的政策,清晰指出户外运动占据不可或缺的地位。与此同时,居民收入的增长以及消费理念的转变,均对户外用品行业的发展起到了促进作用。

  本次金泉旅游拟公开发行不超过1,675.00万股,募集41,211.16万元,分别投入年产25万顶帐篷生产线技术改造项目、年产35万顶帐篷生产线技术改造项目、户外用品研发中心技术改造项目、扬州物流仓储仓库建设项目以及流动资金等。

  凯撒旅业、众信旅游终止合并

  酝酿半年之久的国内两大出境龙头旅游企业的合并大案,最终在年底分道扬镳。

  2021年12月5日晚间,凯撒旅业、众信旅游均发公告称,鉴于本次重大资产重组采取吸收合并的方式涉及较多环节,且受疫情以及本次交易的市场环境变化影响,继续推进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可能面临较大不确定性风险,双方共同决定终止本次交易事项。

  此次合并在最开始阶段,就受到了来自海航旅游集团的反对。凯撒旅业有11名董事,其中8名董事赞成,3名董事反对,即海航旅游集团推荐的董事刘志强、陈明及徐伟对全部议案投反对票,反对理由为:本次换股吸收合并尚处于预案阶段,需随方案的逐步推进,进一步论证研究。而众信旅游有8名董事,全部投赞成票。

  至12月初,该年度合并大戏结束后,阿里持股比例将升至11.06%,成为其第二大股东。反观凯撒旅游,则将办公地址由三亚迁到海口。

  海南呀诺达撤回上市申请

  2021年12月27日,深交所(深证上审〔2021〕543号)披露,终止对海南呀诺达圆融旅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呀诺达”)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审核的决定。

  至此,历时一年之久的呀诺达上市之旅告一段落。

  呀诺达主板块是运营国家5A级旅游景区呀诺达景区。本次呀诺达拟募集43,200.10万元,分别投入9,538.50万元建设雨林特色旅游项目、24,122.10万元提质升级增效项目、3,874.93万元智慧旅游项目以及5,664.57万元呀诺达文旅人才培训中心项目。

  在呀诺达近二十余年的发展史中,最引人瞩目的无疑是呀诺达控制权发生更迭一事。发行人历史股权之争也成为深交所两次回函问询的重点问题之一。

  2015年至2016年期间,三道圆融的部分管理人员及股东内部之间对三道圆融的未来发展方向产生分歧,同时三道圆融当时的股权结构较为分散,尝试谋求新的发展,为此形成一致行动人。

  在此期间,合计持有52.45%的股权的蔡建强等股东与时任呀诺达董事长兼总经理的张涛发生理念冲突,导致张涛被强制罢免。

  上述蔡建强一众对于呀诺达创始人“逼宫”一事,时至今日不论是资本市场还是旅游圈依然持有不同看法。

  随着海南呀诺达终止上市,也为今年旅游(拟)上市公司的上市征途画上了并不圆满的句号。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熊猫旅游网 » 2021,旅游上市公司没有退路

分享到: 生成海报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