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套路深,我要去农村;开个客栈,种点菜,一蓑烟雨任平生

前言

城市套路深,我要去农村;开个客栈,种点菜,一蓑烟雨任平生

城市套路深,我要去农村;开个客栈,种点菜,一蓑烟雨任平生

黄陂有武汉的后花园之称,这里集中了华中地区最大的城市生态景区群。想看山,有千年宗教名胜的木兰山;想看水,这里有108个大小湖组成碧波万顷的木兰湖;想看森林,有国家森林公园木兰天池;想看草原,有华中唯一的草原风情景区木兰草原;想看花,木兰花乡的四季花海,木兰云雾山里的万亩杜鹃,木兰清凉寨的10万株野生樱花……或许是因我来的次数多了,渐渐的喜欢上了黄陂,这次再来,还另有“企图”。

城市套路深,我要去农村;开个客栈,种点菜,一蓑烟雨任平生

城市套路深,我要去农村;开个客栈,种点菜,一蓑烟雨任平生

这个企图埋藏在心底已很久了,或许是厌倦了城市的喧嚣,过着一成不变的生活;那些麻木、职业、无奈的笑容,没有一丝真诚;似乎人们已变成了水泥森林中的“行尸走肉”,苟且,只为生存。“换个环境,换种活法,摆脱这无味的窘境,重拾生活的滋味。”这个想法随着年龄增长越来越强烈。城市套路深,咱还是去乡村吧,开个客栈,种点菜,岂不逍遥自在。“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城市套路深,我要去农村;开个客栈,种点菜,一蓑烟雨任平生

城市套路深,我要去农村;开个客栈,种点菜,一蓑烟雨任平生

有了“乡村开客栈”想法后,自然想到的是黄陂,这里很符合“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的意境。但黄陂那么大,到底把客栈选在哪里呢?思来想去:“胡兴嘴农机小镇”,逐渐成为了我考察的对象。上次来黄陂游玩时,曾路过这农机小镇,庭院幽幽田野绿,户户高挂红灯笼,是一个山水环绕的美丽乡村,给我的印象蛮好。

城市套路深,我要去农村;开个客栈,种点菜,一蓑烟雨任平生

这次再来小镇是打着观摩乡村旅游的旗号,其实我心里藏着小九九:盘算这里适合开客栈吗?农机小镇位于武汉黄陂区玉枝店,村口是黄陂旅游中轴线火塔公路,紧邻野村谷景区;木兰玫瑰园、木兰草原、胜天农庄和木兰三台寺等景区分布在其周围,交通便利,位置优越,很适合发展乡村旅游,开个客栈也不会有错的吧。

城市套路深,我要去农村;开个客栈,种点菜,一蓑烟雨任平生

走进农机小镇胡兴咀,空气中弥漫着青草与花的香味,洁净的柏油马路,富有创意的墙画护栏,让人耳目一新。村口的大风车与拖拉机是小村的标志,也成了游客们的打卡点,看得出这农机小镇的乡村旅游还是蛮有特色的,那为何要把这拖拉机放在村头呢?

城市套路深,我要去农村;开个客栈,种点菜,一蓑烟雨任平生

这就必须说下农机小镇的领路人:缪斌和胡利这对眷侣。两人都是胡兴咀人,又是武汉农校的校友。缪斌为农机方面的专家和实践型并重的人才。而让村民们信服缪斌,是他创建的农业专业合作社,就是把农民的田地流转给合作社,由合作社统一工厂式育秧,机械化耕种和收割与销售。农民既可获得土地的租金,又有合作社的工资,单土地租金就比自己原先种地强,村民自然乐开了花。

城市套路深,我要去农村;开个客栈,种点菜,一蓑烟雨任平生

而让胡兴咀旧貌换新颜的是胡利,2018年,胡利凭借农机合作社,成功申报到了美丽乡村“农机小镇”的项目,带领村民仅用二年的时间,就把脏乱差的胡兴咀变成了景色如画的生态旅游村,村口设立拖拉机寓意是机械化给村民带来希望,而大风车象征农机小镇“风山水起”,事业滚滚向前、蒸蒸日上。

城市套路深,我要去农村;开个客栈,种点菜,一蓑烟雨任平生

村民都说缪斌、胡利这对神仙眷侣是现实版的“牛郎织女”,牛郎缪斌的铁牛带领村民走上了振兴之路,而织女胡利把胡兴咀编织成了梦幻家园。胡利的志向不仅如此,她又在为村民开创了一条致富之路,率先在村中开办了第一家乡村民宿,这领头羊效应是否发酵呢?今晚我们刚好就住在这民宿里,我会进一步地考察。

城市套路深,我要去农村;开个客栈,种点菜,一蓑烟雨任平生

城市套路深,我要去农村;开个客栈,种点菜,一蓑烟雨任平生

这是一座三层的庭院,是原先胡利的宅基地改装的,进院门的右边是花坛,左边有一鱼池,入宅的门前还设有桌椅与遮阳伞,供客人休憩;民宿的一楼设有一个大会客厅,旁边是开放的茶屋,里面还有个独立的小客厅,可打牌下棋,整个布局大气又不失温馨;二、三层是客房,我住在三楼,很喜欢露台上的吊椅,躺在上面看夕阳,真的是美美的。

城市套路深,我要去农村;开个客栈,种点菜,一蓑烟雨任平生

城市套路深,我要去农村;开个客栈,种点菜,一蓑烟雨任平生

胡利在市里开会,接待我们的是她的父母,胡妈妈烧的农家菜味道好极了,河虾炒韭菜、黄陂三鲜、猪血煲……都很地道,特下饭,我还喝了两杯。饭后与胡利父母聊天,聊得最多还是胡兴咀农机小镇。

城市套路深,我要去农村;开个客栈,种点菜,一蓑烟雨任平生

我夸胡兴咀小村很漂亮,胡妈妈告诉我:以前可不是这样,过去有这样一句话“有女莫嫁胡兴咀,夏无油、冬无米”。大家伙都出门打工去了,田地都荒废了,村庄中多是留守的老人和孩子,死气沉沉的。后来缪斌搞土地流转,成立农机专业合作社,才留住一部分人。再后来,胡利借助国家的打造美丽乡村计划,才让咱们小村变得漂亮起来了。

城市套路深,我要去农村;开个客栈,种点菜,一蓑烟雨任平生

城市套路深,我要去农村;开个客栈,种点菜,一蓑烟雨任平生

我夸他们的女儿胡利很能干,胡爸爸插嘴了:啥能干?就是心大,天天到处跑,弄个民宿也不管,你们来了,还让我老两口接待,哈哈。“到处跑,才有机会呀,”我把话接过来又问:“是咱民宿的生意不好吗?”,胡爸爸说:生意还行,双休日,节假日都是客满,今年的夏天学生放假,城里人带孩子来体验农村生活的,还真不少呢。

城市套路深,我要去农村;开个客栈,种点菜,一蓑烟雨任平生

城市套路深,我要去农村;开个客栈,种点菜,一蓑烟雨任平生

“您这样说,我就放心了,我还想在这里弄个民宿呢,哈哈。“胡爸爸听说我要在这开民宿可上心了,如数家珍地向我介绍:村中的空闲房屋不少,可买,也可租;还可享受村里的自留地,种菜、养花都行;村旁的有小河、池塘,没事可以去钓鱼;民宿开起来,若是没时间打理,可以交给胡利他们代管理。但开民宿想赚大钱,不现实,自给自足没啥问题,你可要想清楚……胡爸爸很健谈,那晚,我们聊了很久。

城市套路深,我要去农村;开个客栈,种点菜,一蓑烟雨任平生

城市套路深,我要去农村;开个客栈,种点菜,一蓑烟雨任平生

胡兴咀的早晨,是一副淡雅、静谧的水墨画。从民宿的露台上远眺,乡村沉浸在一片雾霭朦胧、烟海扬波的境界中,一轮朝阳从田野那边冉冉而起,温暖了山川、林木,朦胧中透出简朴的美丽,犹如仙境一般。

漫步在这宁静、安详的胡兴咀,我的心豁然了,想来此开民宿,并不是为了赚钱,或是,我想要逃离,去找寻心灵的寄托,“一蓑烟雨任平生,也无风雨也无晴”。抛开杂念,从容淡定地面对这个缤纷的世界。

不知您对我来此开民宿有何建议,欢迎评论,聆听赐教。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熊猫旅游网 » 城市套路深,我要去农村;开个客栈,种点菜,一蓑烟雨任平生

分享到: 生成海报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