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书写“社会责任”,正成为旅游企业的“必答题”

  2021年11月22日,同程艺龙(0780.HK)发布第三季度财报。财报显示,2021年第三季度,同程艺龙业绩稳健增长,实现营收19.39亿元,同比增长1.3%,经调整EBITDA(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为5.26亿元。经调整净利润3.52亿元,经调整净利润率为18.1%。

  疫情之下的企业生存环境中,这个成绩不仅在在线旅游领域,就是放到全国旅游企业中,也是令人羡慕的。

  更值得关注的是,同程艺龙财报中展现出的高频词——“社会责任”。

  这透露出的正是一个时代的重要风向:如何书写“社会责任”,正成为当前发展周期下旅游企业的“必答题”。

  01

  同程艺龙CEO马和平表示,企业的发展离不开经济与社会的发展,具备强烈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的企业,也将拥有更长远的未来。同程艺龙将坚持新的发展理念,兼顾商业价值与社会价值,继续用科技守护普通人的每一段旅行。

  一语定调。

  《周易》的一个重点就是谈论君子的社会责任。《周易》有云: “君子进德修业。忠信所以进德也。修辞立其诚,所以居业也”。大意就是,君子通过在信用、道德等层面的不断自我提升,以积极承担社会责任,就能在波橘云诡的种种浪潮中保全其功业。

  一个人如此,一个企业亦如此。

  如果密切关注同程艺龙近来的绵密举措,关于企业的社会价值和责任,同程艺龙渐已形成自己的一套打法,值得业界关注。简单概括起来,就是实现了“三个聚焦”——聚焦合作伙伴、聚焦用户、聚焦国家政策及发展战略。

  首先,聚焦合作伙伴,给产业链赋能、与供应端共渡难关。

  针对疫情反复带来的冲击,同程艺龙试图做的就是帮助上下游商家提升数智化能力。比如,在大住宿领域有PMS品牌“住哲”、“金天鹅”,在大交通领域优化“慧行系统”,在目的地领域推出“智慧旅游平台”,在民航领域则与甘肃省民航机场集团联合打造智慧机场等。这种将线上化、数字化、智能化新技术不断打透更多旅行场景,既是立足其设定的“ITA战略”的商业逻辑使然,也能够讲出赋能产业链的好故事。

  其次,聚焦用户,提升服务品质、体验舒适度。

  从财报可以看出,同程艺龙推进适老化和无障碍改造,推出手语客服,帮助老年人和残障人士融入数字社会,尝试从“关爱”角度给不同人群提供品质服务。为了帮助旅途中的游客应对疫情和自然灾害,还专门上线了疫情服务专区和爱心救助酒店地图等服务。

  再次,聚焦国家政策及发展战略,尝试实现“既叫好也叫座”。

  这个路向就需要紧密关注宏观政策动向,以及审时度势、因司制宜切入国家发展战略。对于企业而言,这既是社会责任,也是发展机遇。任何企业都是具体时代中的企业,完全超脱时代并不现实。对于具体企业而言,在经营中通过对接国家发展战略,能够实现“既叫好也叫座”的运营效果,自然是一段美妙的旅程。当然,宏观语境更习惯将之称为“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实现双丰收”。

  比如,《个人信息保护法》日前开始实施。同程艺龙就成立了ESG与数据安全委员会,从公司管制体系着手,贯彻落实保护用户个人信息及权益。

  比如,乡村振兴战略大热。同程艺龙上线“我和我的家乡”专题,特别是联合多平台积极探索服务乡村振兴的“1+X”模型,以网红村、农产品、产业投资、智慧平台和全域通为抓手,试图激活乡村目的地旅游经济。这个也极有可能带来商业上可观的回报,比如其联合苏州横泾街道共同打造的“林渡暖村”项目。

  比如,国家层面自碳达峰、碳中和目标提出以来,多个行业的头部企业都在积极响应。同程艺龙则是推动无纸化差旅、无接触门票等,推动引导用户通过邮箱、短信、APP及微信在线快速获取出行订单的增值税发票,尝试减少纸质发票打印寄送过程中的碳排放,等等。这些都是小事,但可见企业还是花了点心思的。

  02

  近几年,在我国各个行业的企业财报中,“社会责任”成了一个高频词,有的甚至简单列了些数据之后财报文风直接整成了“先进事迹报告会”,可惜更多习惯埋头走路的旅企还没有真切意识到这个风向。

  这个风向,在疫情之下显得更为明显。以“共同富裕”为例,2021年8月17日,中央开会讨论“扎实促进共同富裕”。第二天,8月18日,腾讯就启动了 “共同富裕专项计划”, 豪掷500亿,一马当先;慢了一拍的阿里巴巴继续加码,9月2日宣布将投入1000亿元助力共同富裕,正式成立常设的共同富裕工作小组,阿里董事会主席张勇任组长;在美团2021年第二季度财报分析师会议上,美团董事长王兴开场就详解“共同富裕”,称共同富裕本身就植根于美团的基因中,美团的名字“美就是better,团就是together,美团就是一起更好”;58同城CEO姚劲波也在朋友圈表示,58同城名字来自“我们一起发”,寓意是共同富裕,主业也是为人民服务……

  抛开其他特殊因素外,我们更愿意理解成,这是与世界的“互文”,也是不断前进的时代对企业的必然要求。

  企业社会责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简称CSR)这个概念,最早是英国著名学者谢尔顿1924年就提出的。他认为企业社会责任要与公司经营者满足产业内外各种人类需要的责任联系起来,并认为公司社会责任含有道德因素在内。

  进入21世纪以来,随着经济全球化步伐加快,企业社会责任得到更多的国家以及国际组织关注并深入践行。“三个同心圆”论、“金字塔”论、“三重底线”论等都成为研究企业社会责任领域的代表性理论。

  当前,越来越多学者趋向认为,企业社会责任,就是在企业在创造利润、对股东和员工承担法律责任之外,还要承担对消费者、社区和环境的责任。企业的社会责任要求企业必须超越把利润作为唯一目标的传统理念,强调要在生产、服务过程中对人的价值的关注,强调对环境、消费者、对社会的贡献。

  在高质量发展导向下,在被宏观确立的“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中,中国企业需要也应该承担应尽的社会责任或者说道义。

  犹记得,2011年,前总理就特别对房地产商喊话:“我没有调查你们每一个房地产商的利润,但是我认为房地产商作为社会的一个成员,你们应该对社会尽到应有的责任。你们的身上也应该流着道德的血液”。

  现在恐怕不用再这么费力喊话了。在当前发展周期下,小企业小打小闹可能也就算了,大中型企业如果连这点觉悟都没有,趁早关门算了。

  可以说,关于社会责任,同程艺龙就给大中型旅游企业打了个样,其企业社会责任报告还被工信部纳入“千家优秀企业社会责任报告”之列。风向之下,其他旅企又该如何作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熊猫旅游网 » 如何书写“社会责任”,正成为旅游企业的“必答题”

分享到: 生成海报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