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暗中迎来曙光,未来民航业将怎么走?

  自疫情爆发以来,民航业所面临的环境就是不停的变化:病毒在不停的突变、疫情形势在不停的变化、市场需求在不停的变化、航油价格在不停的变化等等,每一个变化对民航业都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这两天,外部环境又发生了惊天巨变,民航业可谓是悲喜两重天。

  一、南非出现最强新冠病毒变种:民航复苏前景黯淡

  据相关媒体报道,博茨瓦纳、南非等多国近日报告了一种新型变异新冠病毒,该毒株不同寻常的变异已引发众多科研人员关注。

  南非最强新冠病毒变种,有可能“比此前所有新冠变异毒株都要可怕”。“比德尔塔病毒传染性更强”“能够绕开部分免疫系统”“可能削弱疫苗效果”,在南部非洲国家出现,并已迅速传播至亚洲、欧洲地区的新冠病毒变异株B.1.1.529让世界再次敲响警钟。

  英国帝国理工学院的病毒学专家托马斯·皮科克日前表示,博茨瓦纳发现的这种新毒株名为B.1.1.529,有32处变异,其中多处变异或将导致对现有疫苗更强的抗药性,同时称“其令人难以置信的刺突细胞突变表明这可能是值得关注的(变异毒株)”。

  严防新冠病毒变异毒株奥密克戎扩散成为全球防疫新目标。

  继26日比利时报告欧洲首例奥密克戎毒株的感染病例后,27日,英国、德国、意大利又相继报告奥密克戎变异毒株感染病例,荷兰、捷克也报告发现相关疑似病例。在南非等国发现奥密克戎毒株已经引起全球高度警惕。截至目前,已有约20个国家和地区政府陆续发布或准备出台针对南部非洲国家航班和旅客的入境限制措施。

  国内疫情形势虽然比境外情况要好得多,但也不能丝毫大意。

  这段时间,西北、东北新增病例刚刚清零,上海、满洲里又出现新增病例。个别地区间或出现个别病例或许将成为常态,所以疫情防控工作丝毫不能大意。问题是,在这种情况下,民航复苏谈何容易?

  航班一是一减再减,票价是一降再降。2022年的民航春运很难!

  二、原油期货价格暴跌:民航业成本大降

  今年以来,民航业更加困难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油价一路暴涨。已经从去年最低点不到2000元一吨涨至目前的5000多元一吨,所以燃油附加费又卷土重来。

  实际上,征收燃油附加费对民航业并非什么好事。

  一方面,燃油附加费很难覆盖航油增加的成本;另一方面,目前需求低迷,客座率很低,票价很低,燃油附加费根本就是杯水车薪。

  受到南非新冠病毒变异利空影响,黑色星期五突袭全球股市和商品市场。周五晚全球股市和大宗商品大幅暴跌,国际原油期货大幅下跌13%,国内原油期货跌停板。

  这是2020年4月以来,国际原油期价出现的最大单日跌幅。

  原油价格下跌,后续航油价格也将随之要调整。如果跟随原油期货13%的跌幅,按照国内航油价格每吨下调700元,民航业每个月消耗航油250万吨计算:一个月就能减少成本17.5亿元。民航业的成本压力会大大减少。这恐怕是毒株奥密克戎给民航业带来的唯一利好。

  不过,民航业彻底恢复,恐怕还得等到疫情被完全控制,或者到了人类可以接受与病毒共存的地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熊猫旅游网 » 在黑暗中迎来曙光,未来民航业将怎么走?

分享到: 生成海报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